若不是 HTC 同實驗室學長的告知, 可能我要到幾個月後才會在系站上發現, 客座教授已經沒有老師的名字. 心裡也許還會納悶著老師是不是到薪水更高的某私校教書了.

說實在我不是好學生, 畢業之後更是連一次都沒回去探望過老師, 除了天性冷漠這個理由, 還有愧對老師之感. 畢竟口試後, 還曾經承諾老師要把論文不夠的地方做好一點, 讓學弟有機會 "再利用". XD   但..當然是食言了.


三年的荒唐歲月, 是因為老師的寬容(可以更像放任 :P) 和協助, 才勉強交出一份 60分的論文和取得文憑. 那半年不僅是讓我有著專一的目標而重拾信心和回復正常人生, 這份文憑更是在日後讓我有更多機會遇到職涯中的貴人. 如果換成別的教授, 也許我早就放棄, 也許要花更久的時間, 也許之後的際遇也就完全不同. (聽起來很像蝴蝶效應啊..) 如此說來, 雖不能地說老師對我恩重如山, 但也同再造父母了.

說來慚愧, 對於老師的教誨 (政治理念, 產學界的"合作模式"...) 還有多元化的興趣, 我沒有真正認同過, 倒是聽從了老師的建議買了南非幣, 直到現在都還是固定的資產配置之一..XD


這份恩情, 未能盡報於萬一, 也只能在最後幫老師充點人場, 祝他一路好走. 腦海裡想起的最後一句話是 : "論文的質量太差, 第一個丟臉的是你; 第二個丟臉的, 是我; 第三個, 是幫你簽名的人."  個人榮辱我不是那麼介懷, (畢竟個人造業個人擔) 但願老師在天上, 再也不需要為我們這些不夠格的學生擔心.

創作者介紹

Claudia's Present

Claudia 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