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Miserable 的票是在 Expedia 訂的, 便宜了40, 原本還擔心會不會是很爛的位子, 結果居然是前三排還算中間的位子耶!! 真是開心啊, 第一次坐在這麼前面看戲. 除了兩大主角 Valjean and Javert 以外, 飾演 Fantine 的女演員是我最喜歡的. 她唱 I dreamed a dream , 我幾乎要流淚了; 而且她讓我覺得眼神一直有交會, 通常要資深演員才能讓觀眾有這種感覺吧(呵呵~~坐前面真是太好了) Eponine 的年輕女孩, 唱法和我聽慣的 Lea Salonga 版相差極大, 一時很不能適應, 她的唱法感覺上很青澀, 幾乎沒有轉音; 而介紹上寫她是一位童星, 七歲就參加音樂劇演出, 理應是老手了, 不像會犯這樣的錯誤. 於是我轉念一想, 就音樂劇的原則而言, 唱腔代表劇中人的個性, 那麼 Eponine 的確像是這樣的個性吧, 沒有矯飾, 年輕而生澀; 相對地 Lea Salonga 唱的 On my own, 就太老氣了, 像是個滄桑的情場失意者. 但實際上 Eponine 根本還沒有體驗過愛情裡真正的甜蜜與痛苦, 她的初戀, 不過就是一場迷戀倒影的水仙, 愛上了自己的影子; (慘了, 我真的老了居然開始用教訓的口吻評起 Eponine 的本質來) 她的痛苦, 不過是每個人必經之路, 不需要也不適合用那麼華麗的方式呈現.

 

用這個角度去想, 幾乎完美模仿 CD 版的 Marius 就太沒自己的風格了. 他唱的 Empty Chairs & Empty Tables, 都可以和我腦袋裡的音樂重疊了. (附帶一提, 我旁邊坐的人說今天的 Marius 是他朋友演的, 所以他來捧場. 我看的那一場, Marius 確實是換了人, 介紹裡附了leaflet)

 

Javert 跳河的那場戲, CD 裡就有說明過, 舞台上並沒有地方讓他跳, 而是讓橋的佈景緩緩上升造成視覺效果. 現場一看, 效果還滿清楚的, 配合上流水的音效, 讓人一目瞭然 Javert 是跳河後沉在水裡了. 雖然常有人說音樂劇的精華幾乎都在音樂裡, 但配合上動作還是才能讓人看到一齣戲真正完成的樣子啊~

 

飾演 Valjean 的演員, 唱功和演技當然是沒話說啦. 我特別觀察的是, 他怎麼詮飾對 Cosette 的微妙感情, 在各種悲慘世界版本中, Valjean 都被安排或多或少對養女的曖昧, 在音樂劇裡雖然沒有特別著墨, 但這位演員顯然是偏向 Valjean Cosette 有特殊感情的詮飾. 觀察這個好像很無聊… 吐舌頭 但不可否認的是音樂劇的深度遠不及原著, 雖然我們仍然看到了 Valjean 偉大的犧牲情操, 流言斐語的殺傷力, 社會的無情殘敗, 學生的不成熟熱血, 但卻沒有絲毫的悲慘感, 因為在悲慘尚未醞釀成形前, 光明就已降臨; 即使是最醜惡的 Thenardier 夫婦, 在被塑造成丑角後, 也沖淡了不少衝擊而成為僅次於Fantine/Eponine之後的主角. 所以何不讓戲劇歸戲劇 (音樂歸音樂), 人道關懷歸人道關懷? 藝術的價值, 在讓人共鳴而融入此刻, 並不在於你懂了多少, 被教化了什麼.

 

對紐約人而言, 大概音樂劇太常見了. 如果在台灣, 通常我們都是拚命鼓掌, 非逼得人家二次三次謝幕不可. 但紐約人在全員第一次謝幕後, 大家就散了, 讓我有些驚詫.

 當天正好遇到跳蚤市場, 還遇上了拍賣會, 拍賣一些老明星的物品. 某女星(太老了, 不認識)的衣櫃以2600賣出, 不知道算高還低. 不過看熱鬧的人多, 真正下標的人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udia Ko 的頭像
Claudia Ko

Claudia's Present

Claudia 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